当前位置:ca88亚洲城平台 > 人文博文 >

中国农科院向农业科研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开刀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中国农业科学院以农业科技专业人员为由指责手术难题 - 科技网

  作为中国的农业科研国家队,在中国农业科学院60周年诞辰之际,中国农业科学院仅启动了与青年人才相关的人才补贴项目或相关项目,即青年人才工程。

  不久之前,这个项目的总体目标是向社会公布的:计划到2030年中国农业科学院主持的45岁以下青年人才将达到4750人左右保持科技人员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优秀青年人才达到570人。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工业化革命的背景下,作为科技创新的核心因素,它已成为各方“抢先抢夺”的目标,这一抢夺只要各个大学科研院所,甚至高科技企业,毕竟在技术先进的地方,前沿的人才流动,高水平的发展和竞争力,经济转向何处?

  相比之下,中国农业科学院提出的这个目标似乎并不那么华丽,钱的打击并不是一个天文数字。但这一举措引发了一个新的思想:在当今高薪挖人的时代,有多少地方愿意踏实地培养年轻人,有多少地方敢于阻挠制约人才发展的制度机制,给年轻的研究幼苗一个充满生长空间的阳光下雨?

  新一轮的高调挖掘潮流,不仅挖树还挖苗

  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不久前召开的人才会议上,农业部党组成员,人事劳动部部长毕美佳再次提出了世界知名的创新案例以色列农业科技的兴起。

  以色列是一个水和耕地极其稀​​缺的国家。可耕地只占全国土地面积的20%,一半以上的土地需要灌溉,但是这个国家却给全国人口的农民提供了不到全国总人口的5%并向世界上60多个国家出口农产品。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什么是?是农业科技创新。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色列的科技进步对农业的发展贡献了96%的贡献,居世界第一位。毕美佳说。

  相比之下,中国农业原始创新能力和核心技术重点领域仍是短板,农业部党委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唐华军表示,要求比以往更多地关注和依靠人才,增强人才引领创新发展的内生动力。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重点也是一种外在的力量。

  在全球范围内,许多国家都通过了法律修改法,调整了政策,放宽了国籍和移民的门槛,提供了巨大的财政支持,加大了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的力度。

  例如,美国把人才列为比美元和军事更重要的核心国家战略。它引入了“竞争力法案”,颁布了国家创新战略,并采取实施移民改革等措施抢占人才竞争制高点。欧盟宣布了“2020年欧洲战略”,重点关注知识创新型智慧经济未来的经济发展

  唐华军在列举了一些国家的倡议后表示,发达国家高层次创新人才的全球化竞争呈现出向前发展,局部化的趋势。人才的竞争不仅需要挖树,还要挖苗,吸引海内外的人才压力加大。

  因此,中国的人才竞争不容小觑。他说,近两年来,大学制度实行的双层战略,引发了一波高薪在全国各地掀起的浪潮。这一现象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些科研院所人员的稳定和发展。

  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人才工作会议上,唐华军只提供了几套数字来总结成果,但大概8篇文章都有篇幅的差距和不足之处。他说,需要清醒的看到,与农业,农村和农民的主要需要相比,国家农业科研队的任务和科学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技术创新项目得到满足。

  教堂的徒弟饿死了,草下的树不长表面的问题

  唐华军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农业科学院组织专门力量,对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等八家院外单位进行了专项调查。 23个学术机构,并通过海外文献检索和培训。了解农业研究局,法国农业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印度农业科学院等研究机构的人才建设。

  只有一个目的:通过比较分析找出差距和不足。面对媒体,唐华军并没有回避这些差距和不足,他把问题一一解决

  四年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实施了“青年人才工程”。但唐华军在调查中发现,该项目已登记的年轻人才中,有22%还没有发布,有8%的人已经到了。有些科学家过分强调自己的学术权威,不注意后续青年人才的培养,担心教徒徒弟饿死,甚至连一棵没有长草的科学研究的基础也好,没有继承。

  相应地,青年领导干部短缺和人才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不容乐观。唐华军说,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两院院士平均年龄73岁,平均高级职称50人,平均首席创新团队负责人52人。近十四五年底,三分之二的医院队长将达到退休年龄。

  另一方面,在40岁以下的医疗队员中,只有7%的人占总人数的7%,而35岁以下的年轻人只占劳动力总数的35%,低于14%其他研究机构。缺乏后备力量,一些重点学科和方向存在人才隐患。

  看来唐华军提出这个问题,希望能够扭转制度机制发展的障碍,消除障碍,为青年科学家创造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的更好的环境和勇气。

  令他头疼的下一个问题是科研人员的创新能力和创新能力不足,这体现在人事管理制度和机制僵化的背后。

  据调查,医院研究人员满意的人才评估机制只有43%。就人才激励和薪酬水平而言,近70%的领导和近80%的创新班子长认为有必要提高工资水平。在保证科学条件方面,73%的青年人才认为急需配备研究生,最需要支持的是各项政策中的第一项。

  唐华军说,这些问题既有客观条件,也有主观因素。比如有的学院不想出门,而且很紧密。他们不愿意增加就业研究人员的收入。如何吸引和留住优秀的博士生和博士后?毕竟,这是对农业人才建设思想认识不足的问题。

  每年补助10万元以上,可以粉碎科学研究时代的最大潜力

  在中国农科院人事工作会议上,医院科技管理局的梅雪荣用三个不够形容的蔑视年轻人才的研究所就急于建设一支年轻人才队伍还不够了解优秀青年人才流失隐患意识不强,促进高层次青年人才队伍建设措施不够有效。

  他说:一流的创新需要一流的人才。建设世界一流的现代农业科研机构,要求高素质的人才队伍,同时也要有一支规模和素质相当的年轻人才队伍。

  显然,这样一个团队不能完全依靠所谓的人才引进,而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上。

  在由中国农科院研究所牵头的毕美佳谈到,这位备受尊敬的年轻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自然科学发明最好年龄在25到45岁之间,最高峰是37岁。把重点放在最佳年龄段的年轻人身上,给予他们更多的平台和支持,激发他们的创新潜力,发挥最大的潜力。

  周学平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也是第一次通过全球招聘科学研究人员引进农业科学院。引进当年,他是中国首届植物保护成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并在国际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

  今天,长期以来,周学平的目光不仅在外,更关心人才的培养,他是一位35岁以下的青年科技人才,聘请了两位成长导师,提高他的研究能力。

  对于45岁以下有意申请国家级或其他国家级人才的年轻科学家,周学平聘请了三名院士,一千名计划者和一名全国优胜者,派出了更多的院士。目前,该研究所已经为四名年轻人雇用了十名交叉导师。

  当然,青年人才的培养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也是中国农业科学院60周年开展“青年人才工程规划”的主要原因。按照计划,医院将为青年人才提供更切实的支持。比如,每年有10万到50万的岗位补贴,每年从60万到200万元的科研经费支持等等。

  徐旭荣透露,在过去的两年里,医院对青年科技人才的启动费和设备费用2.8亿元。直接用于科技创新项目引进人才的资金年均达到1.5亿元。将来会有更多的钱花在年轻人身上。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春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变化:九十五岁以上的知名专家主动为年轻人腾出空间增长,引进7名年轻优秀人才入选十名优秀中青年优秀人才。

  他在这背后说,除了体制和财政上的保证之外,这也是不折不扣的兼收并蓄的才能的勇气和敢于给年轻人一个站起来的机会和自负的勇气。

  \\ u0026

  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从本网站转载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将被保留在本网站上,并对版权拥有法律责任;如果您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件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