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a88亚洲城平台 > 人文博文 >

对话杨振宁:个人的生命在整个宇宙之间非常渺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对话杨振宁:整个宇宙中的个人生活是非常小的 - 新闻 - 科学网

  我认为诺贝尔奖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首先,因为我仍然对我所做的事感兴趣,这与获奖无关。后来,后来还有一些不相干的成就。

  \\ u0026

  文字刘磊

  \\ u0026

  在阅读精彩的对话之前,不妨先看一下短片。这是杨振宁先生在2015年采访“人民杂志”特刊时留下的一段珍贵录像。这个停滞不前的老年人,谈论科学与科学之美,言谈举止依然如此清晰,他们的眼睛清晰灵活,像无辜的孩子。

  \\ u0026

  \\ u0026

  “最关心的是国际趋势将如何演变。”

  \\ u0026

  “人”:什么是最关心的问题?

  \\ u0026

  杨振宁:我最关心的是国际潮流如何演变。现在世界正处于动荡时期,长期和相对直接的因素有很多。从长远来看,最重要的因素是全球经济发展处于转型期。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正在迅速变得更加强大。美国有这么多问题,欧洲不能再有问题了。这是一个普遍的长期趋势。在这个短期趋势中,我认为有几个重要的,也许是最重要的,是美国新总统。没有人敢说包括他自己在内,他究竟希望整个世界去哪里。

  \\ u0026

  “人”:你对特朗普的态度如何?

  \\ u0026

  杨振宁:我觉得这个人,不是很喜欢他,很多人喜欢他,我想也许是因为他想做这个事情,不同于以前的美国总统,他从无到有,你说这是野心勃勃的,你说他的野心,他会做,所以他做了很多事情,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但他并不一定是矛盾的惊喜。所以我想在习近平主席见到他之后,他一定觉得这个人不容易对付(笑),因为你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你必须要求我说出来,这是一个做大事的策略。我怀疑他,所以我要赚钱,这可能与他的性格有关。他现在把这个角色转移到世界的政治(笑)。后果是什么?我想每个人都很担心这个。不过,我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最后几年,他最终会接受习主席提出的总体思路。也就是说,中国不会与美国对抗,也不会相互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双赢。奥巴马总是拒绝这个政策,像这样,特朗普可能会接受。我不能说(绝对),我只是说(笑)。如果他想接受这一点,那对世界的未来肯定有很好的稳定作用。

  \\ u0026

  “人”:互联网上的一些热门新闻通常关心它吗?

  \\ u0026

  杨振宁:互联网是如此重大的发展,对整个人类都有影响。但是从个人的角度讲,你必须学习如何使用这个网络,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已经遍布世界了,因为我觉得一个学生可能对网络很感兴趣,那么怎么去引导他好好利用网络,但不要陷入陷阱,这是一个大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就不敢评论,但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 u0026

  “我不太喜欢用”创业“这个词来说明科学的重大发展。”

  \\ u0026

  “人”:你仍然关心什么样的问题?

  \\ u0026

  杨振宁:今天物理年轻的时候,我中年物理最大的不同就是今天我看到,未来三,五十年有一些应用有了很大的发展。对于非常基础的物理学研究来说,在三五十年内发展似乎并不容易。然而,大多数物理学家,尤其是那些正在研究物理学的物理学家,并不了解这个区别。因此,我经常呼吁大家多加注意这点。

  \\ u0026

  “人”:例如在爱因斯坦,其实在物理创业时代,爱因斯坦,牛顿,麦克斯韦等人建立了几个支柱,现在它已经进入一个更完美的状态,空间会更小,对吗?

  \\ u0026

  杨振宁:爱因斯坦的时代是20世纪前30年,前三五年,我认为是黄金时代,那时是物理大革命的时代,爱因斯坦当然是他的他的第一个革命工作是在1905年完成的,正如你可能听说过的那样,他叫做狭义相对论,但是如果你仔细研究他的历史,他仍然是一个学生,他是一个学生,和我的女朋友一样,我记得好像在1899年刚刚谈到他热衷于搞什么,后来这就是狭义的相对论的方向,所以你可以说,当他是一个学生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个领域是一个在那里他要追求这个答案,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棒的地方,然后他又在1905年写了另外两篇重要的文章,其中之一就是关于什么是光,在那之前,每个人都认识到光是波。大胆,他说他26岁,说这个灯可能是这个一个pa一个接一个,这是一个不正常的,我们不相信,但后来证明他的意见是对的。所以你可以说那个时候到处都是黄金,所以他成功了,你也可以说他有深入的见解,所以他成功了,我觉得这两个条件都要,所以他成功了。

  \\ u0026

  你只是用“商业”这个词,我知道现在每个人都用这个词。用爱因斯坦的“创业精神”这个术语或者不同的重要的科学发展是不合适的。让我向你解释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不恰当的。爱因斯坦的重要工作,刚才谈到了狭义相对论,光子等等,是不是要创造一个新的事业?后来,答案是“是的”。但是我为什么不认为创业是用来形容他的精神还是影响力(正确的)?因为爱因斯坦在做这些事情,所以不知道你想创业。我想象马云出来网上购物,他在创业之初,爱因斯坦没有想到他想要创造事业。

  \\ u0026

  (Re)例如,20世纪最重要的生物学就是1965年克里克和沃森写的双螺旋线。现在整个生物工程就是这个项目,这是非常有创业精神的,但这不是他们都想做的。他没有“工业”的概念,爱因斯坦也没有“工业”的概念。沃森和克里克没有“工业”的概念。他们只是试图解决一个非常具体但非常专业的问题。但是,这个解决方案已经被引出来,似乎开了一扇门。所以我觉得我不喜欢用“创业”这个词来重要的科学发展。

  \\ u0026

  我认为事实是,现在媒体是最重要的。无论是书籍,杂志还是报纸,还是网络,我觉得我都有这个问题。你应该能够提出这一点,我认为这是一个贡献。

  \\ u0026

  谈论生活,宇宙和自然

  \\ u0026

  “你们现在不是都热衷于人工智能吗,但是这些东西还远远没有和小牛和母亲之间复杂的关系呢?

  \\ u0026

  人物:你如何形容一个完全的外行物理学的美丽?

  \\ u0026

  杨振宁:世界的结构之美是多方面的,对这个美有很多感受。比如我看电视的时候,有时候有一只鸟在水里钓鱼,它的速度,其中一个是准确的,这是我认为自然的结构,太棒了。因此,中国诗人和西方诗人有很多着名的诗句来描述这只老鹰能够准确地捕捉到一只小动物。这是一种美丽。

  \\ u0026

  我认为基础科学中最深的美,牛顿就是最好的例子。我认为1亿年前的人类已经知道了这种走向太阳东流西行的规律。但是,我们不明白的是这些规律是非常准确的数学结构。了解这些数学结构,可以非常,非常非常准确地预测明天太阳何时能够出现。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个法则背后的精确数学结构。牛顿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牛顿对全世界说,这是牛顿对人类最重要的贡献,也是人类对自然之美最深刻理解的开端,究竟是什么方程式牛顿今天呢?你就像这颗卫星天堂,相撞,一号对接,这两样东西都是极其准确的,不是要分秒,就是到这个精度的百万分之一秒,这些都是牛顿的方程式告诉我们的。美丽使人类对​​大自然有了新的认识,我认为这是科学研究中最倾销的美。

  \\ u0026

  “人”:你说在60岁时有一个很大的发现,那就是生活是有限的。 90年代这样的“大发现”是什么?

  \\ u0026

  杨振宁:的确,就是我六十多岁前后,突然有一种感觉,原来的生活是有限的。这位代表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所以这是一个相当突然的新的认识。你问我现在是不是已经90多岁了?有什么新的想法吗?是的,但这不是一个突然的理解。这个新想法现在越来越深了吗?这种性质是非常,非常奇妙,而且非常非常深奥,越来越多的人类是非常小的,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有很多的进步,理解自然,当然,正在增加,但这些与整个性质和整个结构相比,不断增长的内容是微不足道的。你也可以说你年纪越大,你对大自然的敬畏就越多。

  \\ u0026

  “性格”:那你怎么看待生命的意义?

  \\ u0026

  杨振宁:我想谈谈宇宙的整体结构。人的生命并不重要。对个人的生活没有任何重要的意义,但是从一个人的角度来说,虽然认识到他个人的生活在整个宇宙中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必说或没有想想他能做些什么这是我现在的态度,我认为最好是一方面了解自己的渺小,另一方面希望这个微小的生活还有一些意义。

  \\ u0026

  “人”:你怎么看小生命的意义?

  \\ u0026

  杨振宁:我想世界上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都是大家都承认的。例如,为了帮助人类克服疾病,我认为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为了帮助一些人改善生活条件,我想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所谓的有意义,这个定义可以由我自己来讨论。但是,我认为所有可以讨论的东西都必须有其意义。

  \\ u0026

  “人”:你如何理解和对待上帝?

  \\ u0026

  杨振宁: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用“上帝”这个词来避免复杂的讨论。这是自然。我想特别是如果你看看世界上的生物。我们的生物奇怪的类型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尤其是现在,人类的研究越来越多。人类有细胞和单细胞的生物,但有病毒和病毒不是细胞,比细胞简单,但病毒本身是非常复杂的,而这种内在的相互作用,根本无法做到,否则就有很多事情,你阅读大自然的话,你认为这是没有办法想像如何成为这样的。例如,如果你在电视上看到一只出生的小牛,在它出生几秒钟后就站起来,认为它经常站不起来,因为立即站起来,然后又站起来。如何做好安排,让它知道它需要站起来,而失败之后还是可以再试一次,然后等到最后站起来,就知道吃母亲的奶,母亲和小牛,这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所以自然界里有这么多令人吃惊的东西,这让我想起现在不是每个人都热衷于人工智能,他们研究什么东西也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这些东西从小牛队它们之间的复杂关系还是远远落后,我很难想象在未来的二百年里,生物学家会对母子之间的纽带有深刻的理解,正是这样的事情让我越来越看重我们所做的实际上是从整体或非常小的角度来讲。

  \\ u0026

  “人是有限的,宇宙是无限的,所以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它。”

  \\ u0026

  “人”:你看科幻小说吗?

  \\ u0026

  杨振宁:我小时候就读科幻小说。当我成年的时候,我很少看现在的科幻小说。有时我看了一两页,现在看不见了。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为什么?这是一个我没有仔细考虑过的现象。那时候我还有十几岁的武术小说,我现在也不能忍受像福尔摩斯那样的武侠小说,我读了很多,现在已经受不了了。在现代科幻小说中,我受不了了。前段时间,它不像“三体”那么有名,所以我买了一本书,忍受不了。这与小说无关,这与我自己的精神状态有关。

  \\ u0026

  “人”:是因为你认为科幻与你在做什么完全不同?

  \\ u0026

  杨振宁:不,我想是因为我对现实世界(笑)更感兴趣,所以我觉得这个虚构的东西是不能与现实世界相比的。我认为这是主要原因。至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更多地了解这个奇妙而奇妙的东西,我觉得科幻是不能做的。

  \\ u0026

  “人”:你心目中宇宙的形象是什么?

  \\ u0026

  杨振宁:我认为现在天文学已经相当清楚地告诉我们,有一个巨大的爆炸。一些科学家正在研究是否有另一个宇宙。从科学角度讲,我根本不懂。我完全不了解这些科学家在做什么。我个人认为,从大的角度来看,据说大爆炸以后,爆炸产生了很多现象。有了这些现象,很多元素出来了,这些元素慢慢地出现了一些有机体。然后从人性中走出来,我认为这可能是之后,我认为这可能是对的。

  \\ u0026

  “人”:你在高中时谈到詹姆斯国王的“神秘宇宙”。你说你这个时候印象很深。现在回想起来,你现在感觉如何?

  \\ u0026

  杨振宁:当然,这不可能是一样的。但是,有些部分是重复的,也就是当时感觉到的。啊,宇宙的原始物质结构是如此神奇。今天你要问我,我还是觉得这是神奇的,但那个时候当然这个神奇的定义,当然这个神奇的定义有了很大的区别,当这个神奇的是不是原来的这个是这个,当然,这当然是意想不到的,但更具体的说,我发现有些地方宇宙的原始结构有着非常准确的规律,人类第一次因为牛顿的工作而知道这一点。牛顿告诉人类,自然结构有一个非常准确的规律。这一次,我认为是现代科学的诞生。从此以后,人类就会以不同于以往的方式学习自然。曾几何时,事情马马虎虎,之后我们知道这个所谓的肯定背后有一些非常准确的东西,这个准确的东西可以在人脑中理解。

  \\ u0026

  所以今天我们还在做这件事情,但是一个问题是牛顿没有提出问题,问题是这个准确的理解是否可以无限精确?我想牛顿可能以为这是可能的,因为那个时候他受到了宗教的影响,所以他认为有这样一个准确的律法,上帝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上帝能够知道这一点,那么你可以控制一切。所以他有一个神。今天,你想问我,我不相信有个人形象的上帝。至于我们是否可以无限期地理解,我现在采取的是更悲观的态度。为什么我更悲观?因为我认为人脑中有许多神经元。由于这些神经元的数量是有限的,并与宇宙相比,这是微不足道的,微不足道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我现在的观点是我们已经对宇宙的结构有了很多的了解,有很多很深入的了解,但是我认为这将永远不会完全理解宇宙的复杂结构,因为我们是有限的。所以你要我把它放在一个句子里,因为人是有限的,宇宙是无限的,所以我不能完全理解。

  \\ u0026

  \\ u0026

  “张爱玲写得特别好,她是个天才。”

  \\ u0026

  “人”:你对作家有特别的喜好吗?

  \\ u0026

  杨振宁:当然,中国传统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从小就喜欢看,当然,当我年纪大了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我从未见过的东西年轻,这些内部所反映的人际关系反映了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心理是非常深入的,可以说一个外国人可以开始接触中国文化,从这个(传统小说)是一个更好的方式。 “红楼梦”,我小时候受不了了,我觉得很多人会(笑),因为“红楼梦”里面,刚才讲到“三国演义”,“水浒传”人际关系关系不一样,年轻的时候我觉得我在说一些无趣的事情(笑),但是当我长大的时候,我发现人际关系比我在童年时学到的要多得多。

  \\ u0026

  我在当代小说中看不到多少,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我真正喜欢的。刚才我讲了科幻小说,我受不了了。莫言,我后来看了,也许我没有仔细研究过,我觉得写得不是特别好。

  \\ u0026

  张爱玲写得特别好。我觉得她是一个天才,很可惜,她的家庭非常糟糕。而且两年前我去读书是因为看到她这个“小团圆”,然后研究了她和我熟悉的一个朋友,现在走了,叫张淑莲,是个亲戚。当我在西南联盟特德大学,我们三个同学当时是同班同学。那时候,我的同学叫三剑客。一个是黄坤,另一个是张淑莲。我们都学习物理。后来,张淑莲改变了方向。他改变了想法到电机。他曾在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担任多年教授。他比我大几岁,是前年。他和张爱玲有什么关系?张淑莲的曾祖父是张爱玲祖父的侄子,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原来张爱玲还在那里,还有一个在河北,也就是张寿,因为他和张淑莲是同年龄,河北在哪里,我也跟他一起写了一封信。所以这就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当时在中国学习的人数非常少。与今天不同的是,此时有数百万人正在大学毕业,我认为这是一年。大学毕业生只有几千人,所以这些人与这个家庭关系并不罕见。

  \\ u0026

  \\ u0026

  “我认为诺贝尔奖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

  \\ u0026

  “人民”:35岁获得诺贝尔奖,荣誉贯穿你的生活,你如何看待这个名字及其对你生活的影响?

  \\ u0026

  杨振宁:我觉得我的人生诺贝尔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首先,因为我仍然对我所做的事感兴趣,这与获奖无关。后来,后来还有一些不相干的成就。

  \\ u0026

  当然,我的一般生活受到一些影响。比如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1971年第一次来新中国探亲访友。如果你问我这是否是我的拜访,周总理还要求我吃饭,长谈,这与我的诺贝尔奖无关,我觉得可能有点关系。所以从这里说起,当然,我后来的生活是有影响力的,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个人觉得我做我的态度知识,我觉得没什么影响。

  \\ u0026

  “人”:当时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 u0026

  杨振宁:那么我在1957年秋天拿到了诺贝尔奖。诺贝尔奖委员会给我打了个电话,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为什么。因为在那年初,吴建雄的实验成功了,她证实宇宙不守恒,有点不守旧。这是震惊整个物理界的一个重大新闻。所以,包括李正道,我,吴建雄在内,基本上,所有物理学家都认为这个迟早会获得诺贝尔奖。

  \\ u0026

  所以,你们也可以说,那之后呢,对于诺贝尔奖的可能性呢,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在遴选委员会电报的前几天,一位瑞典记者突然打来电话,想要来我家拍照,然后他说,因为我们知道你会赢得这个奖项,所以我们要预先准备好什么样的报告照片,所以我提前知道要拿奖。

  \\ u0026

  后来,诺贝尔委员会改变了方式,没有事先通知这些记者。我不知道今年是几年。无论如何,我想现在看起来应该是60年了。

  \\ u0026

  “人”:你如何看待你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缺点?

  \\ u0026

  杨振宁:把它作为一个功德,不一定用“功德”这个词。我觉得我有一个我喜欢的功能,那个我认为我所处理的人都比较简单,不复杂,不是很多想法,我喜欢这个人,所以我试着做这个人。所以你不得不问我可以说这就是我是一个基本的人的原则。

  \\ u0026

  (看了一会儿)有什么缺点,我想不起来(笑)。我想我没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坚持,但我认为这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问题。例如,我小时候没有写日记,一个星期写了两个星期,没有生病就结束了。还有一些这样的笔记本,还有,所以现在我去看看,有点遗憾没有记下来。特别是因为我读过一些现在写回忆录的朋友,所以现在他们可以详细地写回忆录,因为他们有这个日记,所以你不得不问我什么我不能维护一个劣势。

  \\ u0026

  “人”:你说过你的人生很多次都很幸运,现在回头看,有过比较大的挫折?

  \\ u0026

  杨振宁:我觉得我一生中最想的,那个沮丧也好,很无奈,很不高兴,我想是1947年。那时候我是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那时候,我是芝加哥大学的着名研究生。因为我在中国学到的东西非常扎实,所以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整个物理老师和我的同学们很快就知道我知道很多物理学。但是,我没有做成功的研究。第一个是我想写一篇实验性的文章,所以我去了艾莉森教授的实验室,但是我不想这样做,所以很不成功,泰勒向我提出了一些问题,我做了一些问题。我都意识到自己并不在自己感兴趣的方向,于是我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讨论了一些物理学,但是我不能真的从他那里得到他,在那里找到一个很好的话题,所以当时我很当时我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我去找了自己的课题,后来想了一下,发现当年有四个问题,每个课题都不是别人做的,我自己就在那里但是这三个话题都没有成功,所以我很不高兴,后来才提出一个发展方向,写了一篇短文,后来成了我的博士论文。

  \\ u0026

  这个经验在我心中还是很清楚的。但这是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其他三人虽然都以失败而告终,但绝对没有浪费,因为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到了他们身边,三年后又随着发展。这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当年对这三个问题的认识不断深化,才会有所发展,偶然才会有新的方法。如果当年没有这样的努力,那么就可以跟随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直在跟我的同学说话,你要对事情有兴趣,你必须去追求研究兴趣,你不一定觉得这是一个缺点。根据我的经验,这种不成功的情况将永远落后,是未来取得新进展的基础。

  \\ u0026

  “人”:如果你从过去和现在的历史中所有的人中挑选出你生命中最重要或最有影响力的人,你会选择哪一个人?

  \\ u0026

  杨振宁:当然,我的父亲,他是数学教授,他没有教我很多数学,但他创造了我们的家庭环境,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和我们的父母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认为这是我父亲的办公室人的态度所影响的。

  \\ u0026

  我认为这对我有深远的影响,就是说我的态度,做事的态度,包括我对研究的兴趣和努力,都与家庭环境息息相关。然后,我于1971年首次回到中国。这是我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所以这个事件当然会和我和家人的关系有密切的关系,因为事实上,在我去美国之后,我后来在韩战期间,中美两个世界没有任何联系。不过,在这期间,我和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和日内瓦的弟弟姐妹们安排了三次会议。香港两次会面,都与我们整个家庭息息相关,也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轨迹。

  \\ u0026

  最近,我在美国的弟弟和妹妹聚集在一起。后来我弟弟的妻子在电影里说杨说是一个特别亲密的家庭,我想这是真的,所以你刚刚问的是我说的是谁是我生命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想成为我的父亲。

  \\ u0026

  我所敬仰的人,我从那里学到的最多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比如我钦佩毛泽东,他是一个伟大的天才,也是各种天才。但是他的生活和我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我从他那里学不到什么。我很佩服邓小平。我从邓小平那里学到了什么吗?但是,邓小平非常务实。我想我也是一个务实的人。这不是我从邓小平那里学到的。不过,我认为他已经成功了。他非常务实。所以他自己说,我们现在感觉到河对岸的石头。他说这些话,白猫,黑猫,这是一切。我没有向他学习这种态度,但是我很佩服他。

  \\ u0026

  1929年杨振宁和他的父母在厦门。杨振宁的父亲先后在厦门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担任数学教授,他说父亲是他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人。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人文博文